Login processing...

Trial ends in Request Full Access Tell Your Colleague About Jove

6.14: 酶联受体
目录

Your institution must subscribe to JoVE's JoVE Core collection to access this content.

Fill out the form below to receive a free trial or learn more about access:

 
Start Free Trial

文字本

6.14: 酶联受体

酶联受体是同时起受体和酶作用的蛋白质,它能激活多种细胞内信号。这是一个大的受体群,包括受体酪氨酸激酶(RTK)家族。许多生长因子和激素结合并激活RTK。

RTKs也被称为神经营养素 (NT)受体,因为它们结合神经生长因子 (NGF)、脑源性神经营养因子 (BDNF)、NT-3、NT-4/5、 NT-6和NT-7。生长因子通常与原肌球蛋白相关激酶受体RTK的(Trk)亚家族结合:Trk A、Trk B、和Trk C。 Trk A对NGF、 NT-6和NT-7有特异性。Trk B结合BDNF和NT-4/5,而Trk C对NT-3有特异性。NT-3对Trk A和TrkB的亲和力也较低。

Trk受体有一个跨膜结构域,细胞外有一个生长因子结合位点,细胞内有一个酶激活位点。Trk受体可以是单体或二聚体,其中两个Trk受体结合在一起。为了激活受体,一个生长因子分子要么结合两个单体受体,使它们二聚,要么结合预二聚受体上的两个位点。

一旦受体结合,酪氨酸通过从ATP中提取磷酸盐并将其相互捐赠而磷酸化,这一过程称为“自磷酸化”;这就打开了受体细胞内区域的对接位点。每个对接位点对不同的信号蛋白都有特异性。这增加了这些受体调节的下游效应的多样性。

The interaction between NGF和Trk A之间的相互作用因其在阿尔茨海默病进展中的作用而受到关注。在这种紊乱中,神经元会形成淀粉样斑块。淀粉样蛋白β是淀粉样前体蛋白或APP的细胞毒性片段。推测NGF与其Trk A受体结合,通过将APP与Trk A受体结合,减少淀粉样β的生成。这消除了β-分泌酶1(BACE1)将APP切割成淀粉样β的能力。此外,Trk A受体可以将APP穿梭到BACE1酶罕见的高尔基体上。在阿尔茨海默病患者的大脑中,Trk A/APP 复合物在学习和记忆的重要区域(如海马体)被下调。


Suggested Reading

Get cutting-edge science videos from JoVE sent straight to your inbox every month.

Waiting X
simple hit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