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in processing...

Trial ends in Request Full Access Tell Your Colleague About Jove

28.8: 拱心石物种
目录

JoVE Core
Biology
Education
拱心石物种
 

文字本

28.8: 拱心石物种

物种生物多样性的测量,如丰富度(即存在的物种数量)和均匀度(即它们的相对丰度),描述了生态群落的结构。许多因素影响群落结构,包括非生物因素(例如,阳光和营养物),干扰(例如火灾或洪水),物种相互作用(例如捕食或竞争)和偶然事件(例如,外来物种入侵)。某些物种—如基石物种—也在社区结构中发挥关键作用。

相对于它们的丰富度,关键物种对群落结构有着不成比例的巨大影响。关键物种对较低营养水平的生物实行自上而下的控制,并减少这些生物对生态系统资源的开发。潮间带海星是影响太平洋沿岸海带森林生态系统生物多样性的关键物种。如果海星被移除,它们的猎物种类(贻贝)的数量就会增加。如果不加以控制,贻贝会在群落中泛滥,并取代其他生物,从而改变群落的物种组成,减少生物多样性。

关键物种的识别对生态系统的维护和恢复具有重要意义。北美灰狼是影响大黄石生态系统(GYE)生物多样性的关键物种。20世纪初,人类猎杀灰狼几乎灭绝,因为牧场主担心灰狼也会瞄准牲畜。自从人类消灭了麋鹿的主要食肉动物后,麋鹿的数量急剧增加。过度放牧导致其他生物栖息地遭到破坏,并改变了非生物因素,如河岸稳定性和养分循环。当灰狼被重新引入GYE时,生态系统基本恢复。

重点物种保持平衡,经常维护一个社区的存在。然而,也存在其他生态作用,也影响群落结构。例如,基础物种(例如海带)是支持生态系统的生境形成生物,而优势种群(例如贻贝)是群落中最丰富的生物。生态学家对生态系统中各种有机体作用的了解有助于更有效的保护和恢复工作。


Suggested Reading

Get cutting-edge science videos from JoVE sent straight to your inbox every month.

Waiting X
simple hit counter